正在载入...

公告
正在载入...

我的分类(专题)

正在载入...


最新日志
正在载入...

最新回复
正在载入...

留言板
正在载入...

统计
正在载入...

链接





何处乡关
moairong 发表于 2016-4-20 20:28:0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何处乡关     
       对福建,我有种不一样的情怀,是箬山人,应该都和我一样有着这种情感吧!同样的饮食,同样的语言,同样的习俗,冥冥之中,似乎那儿应该是家乡。
       对泽国的老莫家,也有这种不一样的情感,那儿是我爷爷出生的地方,而我却从未曾踏足一步。父亲年事已高,小弟偶尔会念叨,这老莫家到底是怎样的地方呢?
       那天,小弟开车,在导航的引导下,去了老莫家,那个在泽国镇夹屿的老莫家。打着老父堂弟的名字,只问了一个老人,就轻而易举地找到了爷爷的本家。
      闲聊几句,本家的人邀请留下吃饭,再邀请正月等他两儿子回来,带父亲再来做客。留下吃饭多拘谨啊,正月时,带父亲去老莫家倒也是可以的。
      期待的老莫家也就是这样的,生疏,亲切,激动,失落,我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但我知道这和我漫步泉州街头的那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       哪儿是家,乡关在何处?
       唐高宗年间,陈政、陈元光携河南固始人到福建平乱,从此定居闽南,泉州成了固始人的家。明清期间,惠安人到箬山避风、建家、定居,箬山成了惠安人的的家。爷爷在他八岁那样,离开了老莫家,到箬山打拼,箬山成了爷爷的家。
       风吹散蒲公英,蒲公英的种子随风而起,到处飞扬,飘飘悠悠,风把它带到哪儿,哪儿就是它的家。“日暮乡关何处是,烟波江上使人愁”。那是游子的乡结,我不是游子,何谈乡关?
       心在哪儿,哪儿就是家;没心没肺,哪儿都不是家。做那朵蒲公英吧!随风飞扬,撒落哪儿,哪儿就是家。
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发表评论:
正在载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