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载入...

公告
正在载入...

我的分类(专题)

正在载入...


最新日志
正在载入...

最新回复
正在载入...

留言板
正在载入...

统计
正在载入...

链接





当我老了
moairong 发表于 2016-4-20 20:21:0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当我老了·····
  
     “当你老了,头发已白,睡意昏沉······”看着《嘿,老头》,我哼着插曲,也为李雪健老头的痴痴忍俊不禁。然而,我怎么也没想到,我的妈妈也会和那老头一样犯糊涂了。

    “爱蓉,你妈妈明天要人民医院看病,你陪她去。”老爸打来电话。

    “爸,我明天上班,我叫丽华陪妈去。”

     说句心里话,我是实在不想陪我妈妈去医院了。自五年前村里组织一次免费的体检检出胆囊有息肉后,妈妈就开始走上了她漫漫的看病之路。她不停地跟爸说她身体不舒服,两腰之间空了,要到医院去检查。2010年春节后,我就带她到中医院去检查,体检的结果应该相当好的,除了胆囊有小息肉。问了医生并无大碍。可妈妈并不这样认为,她一个劲地唠叨,说她是有病的,是医生没给她检出毛病。而后就是今天说胃空了,要去看胃;明天说后背空了,需要吃中药。我记不清自己已带她到中医院看了几次,到人民医院看了几次;二姐陪她石塘看,老爸和她到松门看,三姐带她看遍了箬山卫生院和诊所。看了中医看西医,看了内科看妇科,做胃镜,做CT,抽血检查结果都是无碍健康,然而她还是隔三差五的医院。我们毫无办法,更让人揪心的是,每次看病,医生开来的那上百甚至好几百的药她从没吃过两天,甚至干脆不吃。

    妈妈很聪明,很敏感,也很过敏。外公的早逝,我哥哥的早年无故夭折,都是曾给她心灵深处带来无尽的永远无法治愈的伤痛,也是她如此过度敏感的根源。我很无语,她会依仗自己是高小的文化水平,仔仔细细地查看说明书,跟你说她吃药后的种种不舒服。我若劝她,她反而会我取笑,说我虽有点文化,但糊涂,不如她懂的多。很多时候,妈妈的脑子里会冒出我们无法理解的想法,假如,她觉得今天吃了某种饼干舒服,她会立马叫我姐我爸给她买,让她吃。可是第二天她又会说不舒服,好好的东西自己不吃了,也不准许爸爸吃,说是吃了会伤身体,要他拿去出扔了。我很想找个心理医生给她看看,或者到精神科去咨询,这是否过度焦虑。但我知道,如果我带她去精神科,她肯定会骂死我的,说我拿她当神经病。我再怎么解释跟她精神科都是没用的。我们姐弟商定,就随她罢了,她要去哪家医院去看,就让她去,药不吃就让她不吃。

    我不知道是否是妈妈频频的上四院惹毛了四院的医生,还是妈妈的言语冒犯人民医院的医生。那一天,四院的一个医生很不耐烦地跟我的妈妈说,她的毛病他治不了,要她去别的医院看。我不知道这医生的话给我的妈妈打击有多大,给她的刺激有多大!妈妈第二天就和爸一起上人民医院。我以为这是妈妈的例行,而我又放不下学生,因为他们将面临毕业。妈妈做梦也没想到,人民医院的医生又给她一次打击,听爸爸说,那个年轻的医生一就诊就让我妈赶快告诉他哪儿不舒服,也许是紧张,也许是年迈,也许是害怕,也许······面对这样的医生,妈妈竟然一句话都说不来了,医生也就不给她看了。

     我那年迈的父母伤心又失望地到了我家,我也赶紧请了假回家。爸爸呆呆地坐在那儿,妈妈的眼里透着一种我无法说出的恐怖,见我回来,就说明天她不看医生了,要回家。见状不妙我赶紧说:“妈,我明天不上班带你到医院找个熟人给看看,我们上一趟温岭也不容易啊?”可是妈妈已经再也听不进我的任何一句话了,带她到外溜一圈,我也没能留得住她。就这样,妈妈吃了晚饭,连夜让嫂子和我送她回家了。

      到了家,妈妈的情绪稳定了很多,可是说话结巴,村里的医生初步诊断说是脑血管阻塞引发的,应该去住院诊治。白天,妈妈怎么说都不去医院,可是到了晚上,电话一个劲地叫爸爸打电话要我们带她去医院,当晚,我、三姐和嫂子一块把她送入中医院治疗。我非常感谢中医院的医生,当班医生护士态度和蔼,温柔地对待我的老母亲,妈妈很安定地住了院。以为妈妈就可以这么中医院治疗了,第二天,我就去上班了,由三姐和嫂子陪着妈妈。

     我不知是妈妈与生俱来的恐惧打针吃药,还是精神妄想,还是因脑阻塞引发的行为诡异,中午时分,三姐告诉我,说是妈妈怎么也不肯住院了,要回家,在医院门口闹着、发着脾气,弄得的手指破皮、骨折。匆匆地,我又只好请假赶上医院,通知二姐也去医院。一到病房,看着妈妈蜷缩在病床的一边,嘴里不停地念叨、不停地骂骂咧咧。想好好和她说说,让她听医生的话打针吃药、吃饭,她就对我们姐妹破口大骂,甚至脚踢,一个劲地闹着要回家。我心里不知是什么味。第二天要做CT,怎么可以让妈妈就这么回家呢?我只有去叫医生给她开些药,让她安静下来,睡个觉,可是,任凭医生怎么哄,她就是不吃药,不打针,就对着我们骂骂咧咧,要求送她回家,整个病区被搅得不安生。看那症状,医生建议转院,我们姐妹真的束手无策,只有遵母意,让她回家。

     第二天,妈妈又要求去医院,我们姐妹和嫂子只好又把她送医院,看着实在不行,又转院去了天台,哄她说是去临海。那医生态度真的很好,哄小孩似的哄妈妈,妈妈也很配合医生,当天就返回家了,虽然还是很排斥吃药,但好歹开始吃了。

      我也拿着核磁共振片,在林世庄的帮助下找脑外科主任看,医生说是脑梗,主要是在语言区。怪不得妈妈说话都言不达意,感谢医生配了一些药。

      几乎每星期都往箬山跑,可是还是不对劲,我发现妈妈不时会吐出舌头,闭不紧嘴巴。爸爸、姐姐都说让她别伸出舌头,可没过几分钟,舌头又出来了。凭直觉,我觉得这应该不是轻微的中风了,就和爸爸、姐们说带妈妈去针灸。虽然糊涂了,妈妈还是知道针灸是好的,我们又带拿着核磁共振片,她去大交陈找医生针灸。那医生说是脑梗,脑梗部位是语言行为区域,这个部位脑梗,病人的举止就混乱,不知道的人,都会以为是神经病发作。

      顾不了这些,就针灸吧!持续近一个月的针灸,妈妈的舌头不再伸出来了,好像某些记忆也在回复。一度时期,她连我们姐妹的名字都不会叫了,把我大姐都叫成“阿姐”。分不清钱,认不得一个字了。我们给她洗澡,梳头,和她聊天。二姐会笑着说:“妈妈,以前你给我们梳头,现在我们给你梳头。”妈妈也会呵呵地笑笑。

     爸爸更是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妈妈,从不嫌烦。妈妈的行为有时实在怪异,她把儿时外婆阿太对她的娇惯宠溺的所养的野性全使出来了,有时一天会吃好多餐,有时半夜也会叫吃,有时又吃一点点,还老是嫌爸爸烧的东西难吃,甚至大骂爸爸。

     我们是门外汉,妈妈到底是脑梗,是阿兹海默,还是老年精神障碍,还是三者兼有。为了彻底弄清,我和三姐又把妈妈带到浙二医院重新检查,检查结果是主要病因是脑梗引发的行为举止怪异,伴有轻微的老年性精神障碍,想彻底治愈是不可能的。

      吃了新药后,记忆恢复得还算不错,也不会把我们的名字叫错了,但一些老脾性也恢复了,又开始不吃药了,开始钻牛角尖了。哄她吃药,她说什么也不吃,然后就说“你别说了,别说了。我头痛,我头痛,让我睡觉。”到大姐家,不知听谁说学校的饭菜不好,她就接连几个星期念叨这事,要我把两个侄子接回家不让他们读书,我只好哄骗说我把他们带到我的学校读书,天天让他们吃好多好多饭菜。妈妈每个星期都要让爸爸给侄子每人两百,让他们买东西吃,爸爸也顺她意,拿钱给她,然后她再拿给侄子,嫂子则暗中还给爸爸。我们忙着没去箬山时,她就大叫大闹,说是我们不去箬山,她明天就要死了,一看到我们就说她这两天不死了。

       妈妈彻彻底底恢复了把她儿时的真性,我们毫无办法,除了哄骗。

      这个冬季,她再也走不动了,也不想走了,整天整夜窝在床上睡觉,天气冷,她连饭都不吃,说是冷死了,就不起床不吃饭,大姐、三姐就强把她扶起,喂饭。

     一年没到,我那聪明、爱唠叨的妈妈就不见了,病成、老成了这样糊里糊涂的妈妈,心里总莫名的纠痛,甚至不愿接受这样的事实,可是,事实不可能因我不接受而改变,妈妈永远不可能明白过来,和我讲阿太他们一家的故事了。

     小弟说他明年还得远洋,可是妈妈又这样。我只能劝慰,不是还有我们四个姐吗,好歹嫂子也都在家。就算最不好的打算,妈妈老了,走了,可我们没昧良心,善待妈妈,就可以了。人走后一切还不都是空空的,所谓的仪式还不是做给别人看的,我们没必要。

     人总有会老的那一天,妈妈是幸运的,她有六十年相濡以沫的老伴,也有我们五个还算孝顺的儿女。可是我们这可怜的70,赶上毫无人性的计划生育,让我们只有一个孩子,当我们老了的时候,谁来照看我们?就算你钱再多,可是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是钱解决不了的问题。那些可怜的80们,有事他们找谁商量,我只有嘱咐我的孩子,要视他的表姐、表哥、表弟、堂哥为亲兄妹,相互帮助。

      我们无福,赶不上二胎了,那些赶得上的女人啊,不要前瞻后顾,无论生儿还是生女,两个总强于一个。

     当我老了,病了,糊涂了;当我食之无味,衣着不知美丑,没有思想灵魂了;当我生活不能自理,让人伺候了,那是多么可怕啊,不尽自己遭罪,还要让别人跟着受罪,我就会对儿子说:“儿啊,妈妈老了,你不要送我去医院医治,让我安然离开。”

      我只是个匆匆过客而已。

       我还会对我儿子说:“儿啊,我来过这个美丽的星球,不曾留点什么,就如我没有来过一样。我为何还要占着那不足三平米的坑,立个碑在那儿大煞风景呢?”

     如果那具皮囊尚可用,就把它无偿捐了。不行,就化灰,如果允许,在落星撒点,我爱她,余下的全撒大海。不允许,就全撒大海。

    来,我赤裸裸地来;走,亦应空空地走。

     我不悲哀,你也无需泪流。

 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引用通告 | 编辑

发表评论:
正在载入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