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岭小学语文学科博客群 > 文章列表
转自张祖庆老师的博客 何捷 好课如歌 (浏览次数:984)
发表于2015-12-14 20:27:00

这是福建何捷的博客地址,隆重推荐  http://blog.tianya.cn/blogger/post_read.asp?BlogID=1181145&PostID=50415246 在这里,你会看到一个更精彩的何捷!不信?就请点击……

 

     何捷是个很勤奋的人,几乎每天写一篇博文,数年如一日;

     何捷是个很谦逊的人,凡是可以学习的机会,他都不放过;

     何捷是个很智慧的人,他的系列游戏作文课,堂堂都精彩;

     何捷是个很清醒的人,他从不跪着听公开课,常有警醒语。

     关于公开课,他有很理性的看法,更有对自己深刻的解剖。发上他的一篇文章,与各位共享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课如歌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福州教育学院二附小 何捷

近几年不断参加大型名师教学观摩会,一个问题也不断跳入脑海:什么才是好课。

教师听课,关注焦点是教师,好课,多伴随着对教师一言一行的评价。一次异地作课,主办方安排短信评课。我收到的评课意见中很少提到学生到底在写作上的困惑或者进展,参与这节课时的表现等内容,大家更关心的是我如何布施设计,很多人希望知道我是如何练成这样的道行。说实在的,这不是道行,仅就是“技”,古语中的雕虫小技,只需操千曲而后晓声就能达成。特别是像我这样机会多的老师,上多容易形成课感,这样的课感会促成课堂驾驭和控制的效果。再看名师执教,刺眼的光环更是荫罩全场。光,太过明耀,照进每个人的心,镀上一层金,每个人的心都是金灿灿的,没有阴影。所以 “完美”“极致”“无暇”等词汇在评价语中频现的怪相也变得寻常了,仿佛不极致不足以表真情。《易经》说否极泰来,“精彩极了”和“糟糕透了”永远是并存的。中国教师,请不要跪着听课。

想起刘铁芳教授对歌手的喜好排行;王菲第一,张国荣第二,刘欢第三。王菲,奇装怪相,烟熏示人,这是有意要与世俗划清界限了,但她的歌能唱到你的灵魂里,听她唱歌,“天黑请闭眼”,听就够了,歌就是歌,人销匿在歌声中;张国荣唱歌,人歌合一,人耐看,有味,歌好听,有情,听歌看人,记忆闸门洞开,你依然能与心灵对话;刘欢歌技一流,嗓音洪亮,表演现场感超凡,体态语都能传情达意,所以也只有他敢穿着老人衫唱奥运开幕式歌曲,换做徐峥,早就被网友唾沫淹死。他的人压过歌,我们会被那种气场所感染。听歌时你会觉得震撼,享受,惊叹,但听后很少问自己的心:被触动了么?

三个人,一个用歌控制全场,一个倾情演绎,人歌和谐,一个在消融在歌中,给你无限遐想。听歌,刘铁芳教授喜欢王菲。听课呢?好课如歌,听的是课,不是人。但纠结的是人与课不能分割,人在课中,课上有人,课靠人来推演。所以问题集中在人对课堂的控制。王荣生教授在福建省国培课上曾指出:老师,特别是名师,修炼最多的是课堂控制。控制并非是贬义,它是指为达到规定的目标,对元件或系统的工作特性所进行调节或操作。教学要达成的目标既定,教师的控制是调节与操作,目的是教学目标的达成。

控制,不管你怎么看,爱不爱,它都存在着。最善于控制的,是不是好老师?控制最好的课,是不是好课?老子说:太上,下知有之;其次,亲誉之;其次,畏之,其次,侮之。原来,最高明的人是不让人感觉其存在。当然,那是一种理想状态。让我们回到课堂,聊聊课堂控制。

课堂的控制涉及教学目标设定,教学方法采用,课堂节奏的把握,基调的奠定,这些因素综合形成课堂的气场。控制得好,气场强大,不好,课就散漫无章法。控制有三个层次:教师的个人威信,教学设计,指令或任务。

最底层的就是“指令与任务”,整节课就是任务的堆砌,学习被切割异化成无数的任务,儿童成了完成任务的工具。很明显,把教学简单化为任务那是应试教育时期的特色,新课改后的课堂少见这么做了。控制的最高层次是教师威信。只要是有威信的人,往那一站就是教学,就是教育,就是课,人达到化境,大音希声,不言已明。浙派名师中的先贤大儒,如夏丏尊,叶圣陶,经亨颐,朱自清等都属于此类。相传不少民国时期的高校名教授,讲课时只顾自说自话,一个不如意就翘课走人;原本讲时事政治,偶见明月挂窗,立刻转换话题;也有要求学子在特定时间到达特定地点听讲特定内容的,学生欣然前往,又因“天气等不可抗拒”因素作罢……大师就是大师,听者完全接受这些意外并依旧顶礼膜拜,将轶事传为美谈佳话。个人威信足够高就足以控制课堂中的一切。这样的大师,今人望尘莫及。三个层面中,任务要求是最低级的“器”;设计讲究的是章法,规矩,是中级的“度”;威信是大美无言高级的“道”。设计就成了当下语文课堂的控制主流形式

教学即治国。道家说,治大国如烹小鲜。其实,万物周而复始,殊途同归,任何学问做到深处都是相同的。以下单说设计。

帕顿(Patten,J.V.)在《什么是教学设计》一文中指出(1):“教学设计是设计科学大家庭的一员,设计科学各成员的共同特征是用科学原理及应用来满足人的需要。欲求满足的有谁呢?教学目标必须达成的满足,学生要得到发展的满足,教师要有成长的满足。公开课最特别,还要满足听课者的感官需要。所以,名师的控制力就在满足众多的需要中变得越来越强。名师的强势在某种程度上也成了一种共性。我不是名师,但一直被这样的强势所困扰。如:学生的发言常被我打断,因为他说的不是我想听到的,我迫不及待地拿过话筒,说我心里想好的话;学生的活动常被我暂停,因为他们跟不上课堂节奏,我迫不及待推进流程,做我心里想做的事。某次执教作文课,写的是《孙悟空开水果店》的题材。一个学生说猪八戒是愚蠢的,我立刻打断,说出了八戒的聪明。因为我需要八戒变得聪明,而且八戒也能够被我的解释为聪明。课后,一个教师的评课短信说:

猪八戒的聪明属于偷奸耍滑的小聪明,并不是拥有正能量的大智慧。所以八戒的结局是被如来排斥在佛家的正是编制之外,只做了净坛使者。建议何老师不要强势否定学生对八戒不聪明的评价,告诉学生八戒是聪明过了头,属于过犹不及,聪明反被聪明误。

衷心感谢这位同行,他的话对我而言如同高烧时的退烧药。因为我时常得意与这样的讨巧,很容易在课堂上进入强烈的自我欣赏,甚至是对自身的迷恋。在这样精神麻醉的状态下,儿童并非是学习的主体,只不过是我完成对自我欣赏的介质而已。“过犹不及,聪明反被聪明误”强势的设计缩小了课的外延,让课变小,让人也变小。我是受教了。记得一部介绍魔术师的电影,其中有这样的桥段:魔术师表演“观众位移”,他使用柬埔寨地区的迷香让所有观众暂时昏迷,之后快速移动,等其清醒后,恍如隔世。魔术师获得巨大成功,而观众不知情,经历被这样的安排后依然对魔术师产生迷恋。看过不少名师的课,我发现他们就是魔术师。用一种高明的设计实施更为隐蔽的教师强势,足以让所有人麻醉,课堂中呈现出的完美得让人窒息。以精巧的包装,以新潮,美妙的媒介,以滴水不漏的串词来掩饰教师的意念,义无反顾地演示既定的流程,朝着深不可测,意想不到的文本解读境界推演。被蒙蔽的不仅仅是课堂上的儿童,听课的大众,其实更有执教者本人。他也进入“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”的迷茫,也产生“不识庐山真面目”的虚幻。孙绍振教授批评说(2):语文教学一味依赖手段的潮流,实际是出于对规律性的无知,沉溺于豪华的包装,不能不对文本解读照成遮蔽。原来,这就是一种“遮蔽”,有必要去蔽。海德格尔的就有“去蔽”一说(3):事物在没有被陈述或者判断时,出于遮蔽状态,即没有意义;而当一个陈述或者判断揭示事物的本来面目时,事物就达到了去蔽的状态而为人们所见,这个陈述或者判断便是真的。

课堂教学设计要去蔽,就是去除教学所依赖的各种手段,媒介,将学习的实质凸显出来,使学习的过程展现出来,让每一个在课堂中的儿童获得属于他自己的真实进步。文本是独立的。当作者完成创作后,文本与之脱离成为新生的,带有阅读期待和意义召唤特殊个体。而以之为本的教学设计就是人为的重组,解构,编排,即便再巧妙,给予人的终归是幻像,是对文本本质的不同程度的遮蔽。遮蔽后的幻像借助声,光,色,影等媒介营造氛围,整体打包后发送。此时,儿童接受到是设计后的信息,实质上是阻隔了学习者和学习对象的直接对话,学习的状态并非“自然”。这里的自然意思为“自己本来的样子”。在设计中的儿童是“被设计”的,他所感知的一切就是终归是幻像,而幻像的特征是:当是时很新鲜,激动,有快感,有光怪陆离的迷幻,能沉醉其间。但这一切是瞬间的,不持久,不深刻,不能转化为内在的信念,不能自己。“自己”就是学习者自发,自觉的认识,是学习后气质的变化,性灵的陶冶,品行的提升。

如何减少遮蔽呢?我们尝试在中国古典哲学观中寻求道法。控制与生发就像阴阳两极,相生相克,互相依存,此消彼长。只要弱化教师的控制,学习的主动性就能生发。所以,我们在设计上提出”三字经”。一曰“无”。老子告诉我们“为道日损,损之又损,以至于无为,无为无不为”。设计要尽量少,少编排,少环节,少折腾。简约的设计反而能给予学习者更大的空间,教师的无为就会换来学习者的无所不为。二曰“容”。《说文》中容的“宀”是房屋,“谷”是空虚的山洼,这都是容者的心境,都有盛受的意思(4)。强调“容”就是要容许更加多元的解读结果,听取更加丰富的声音,悦纳学习者独特的个体感受。取法儒家得容的精髓,那就是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”。“容”让课堂变得大气,也让教师在课堂上更加从容,让学习变得更加轻松。容则易。三曰“放”。佛说,放下即得大自在。放下的是你的心,你试图控制一切,引导一切,把握一切时,你的心是紧紧的,所以课堂也显得紧。即便你带着笑,也难以演示。而放下的心态带给你雍容大雅的气度,你让儿童自在地以其自己的方式接触文本,以儿童的眼光解读文本,儿童的思想自由时,学习才是快乐的。而你作为学习的陪伴者,也能乐其所乐。

“三字经”仅就是提示,意在让教师懂得退让,知道放权,还课堂与儿童。诚如特级教师张祖庆所言:教案简单一些,课就大气一些。

一厢情愿地妄自非议,实在是愧对大家。最应该检讨的是我,我就是设计控制的崇尚者。教学的总目标是一致的:为学而教。想到学习最重要的是培养和形成能力,发展:智力,想象力,创造力等,发出这样自责的声音,心里的愧疚能略减几分。设计再好,也只能使得学习之树枝繁叶茂,样子好看,而真正的心根养护,还需要学习者沉下心来,自己默默用力,把根扎深,扎实,联通整个生活的土壤,获得自己能生长的力量。

好课如歌,但愿我们做个真正听歌的人,听儿童学习时思想拔节的好声音。

 

楼主

您必须登录后才能进行回复或者发起新的主题